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当代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5|回复: 1

窝藏地主的管家 第五章 按图索骥1

[复制链接]

0

精华

19

主题

23

帖子

注册会员

Rank: 2

发表于 2022-6-21 21:53: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下乡青年 于 2022-6-21 21:59 编辑

第五章 按图索骥
老所长派出侦察员――考察山洞--在山上发现尖刀――被削断的玉米――摔碎的咸鸭蛋――倒地的玉米
        骄阳似火,蓝天如洗,万里无云。
        盛夏是一片勃勃生机的景象:田地里绿油油的玉米结出了希望的穗儿,玉米粒开始灌浆,迫不及待的往胀豉豉的方向发展,玉米衣开始胀鼓起来。与玉米间作的大豆,齐腰深了,一串串的豆荚就像喜庆的灯笼一样,挂在粗壮的豆秸上。高粱则努力地窜出她那高昂的头,鼓得密密麻麻的高粱粒儿,开始微微地变红,那是她在向这火红的年代的微笑。谷子弯下她颗粒快要丰满的腰,那是在向这波澜壮阔的革命时代的敬礼!
   乡村的马路两侧都有用以排水的水沟,水沟的边缘上的野草丛中盛开着不知名的花儿,红色、紫色、粉色、黄色、白色……,那花瓣有圆的、长的、窄的、尖的、喇叭形的……,各色的鲜花织就了一幅美丽的画卷,给无限生机的世界,增添了鲜活灵动的一笔。蝴蝶在鲜花丛中翩翩起舞,大的蝴蝶有手掌那么大,小的有如指甲大小。她们舞动着形状各异的翅膀,在鲜花丛里欢快地飞上飞下,黑色里闪着金丝的绿色,黄色里闪着红点,粉色里带着白花……。忽而飘上高空,忽而窜出老远……,简直是在进行飞行表演。
        突然一只大大的蝶儿窜到了小程的面前,他一只手把着行进中的自行车把子,一只手象征性地向蝴蝶抓去,那蝴蝶两只翅膀向上一并,一闪身,一个侧滑,就像战斗机的侧向腹冲,从小程的面前消失了。小程和蝴蝶谁戏弄了谁?由于他的一只手在空中挥舞了一下,身体也跟着动,骑在自行车上身体的重心也晃动了,自行车也跟着晃动,为了找回平衡,自行车把左右拐了几拐,自行车把上挂的包以很大的幅度在摆动,小程用一只手将车把给稳住,另一只手给挂在把子上的包稳住。
        从参加公安工作以来,小程也没遇见这么有刺激性的案子,人骑在自行车上,心里别提有多么兴奋了。他参与了这个案子的调查,简直就像是参与了能光宗耀祖的伟大事业一样!那个白胡子当真是一个阶级敌人的话,或者是一个逃亡资本家、地主什么的,我们……群众专政指挥部就要立大功了。我是光荣的参与者,我也是有功劳的。能为保卫无产阶级的红色江山不变颜色、保卫伟大领袖的生命安全出一点力,无上荣光!
        伟大领袖说过在拿枪的敌人被消灭以后,不拿枪的敌人依然存在。”这个白胡子没准就是一个不拿枪的敌人,是被逮住的敌人。吃完饭在大树底下歇风凉,就有了现实的资本可以炫耀了。和别人吹牛还需要本钱,这白胡子就是案例,就在我们派出所-一不,群专指挥部里。我还审讯、记录,还搜查出一张图。他懵懵懂懂的认为,这……可能就叫做机遇,他甚至认为这是难得的政治机遇!
   “林叔,我们这是到哪里去呀?”想着想着小程憋不住了,那张图他是认真地研究过的,要把图和实际地形联系起来,他还真是无处下手。所以,他就不知道现在应该去哪里,摆正了自行车行驶的路线,便晃晃悠悠地从后面追上老林。自行车把上挂的包,因自行车左右晃悠,也跟着微微地晃悠。凡是工作外出,这个包便是他必备的道具。人民警察外出办公除了制服,这包就是一个最好的身份象征,他必须捧在手里。
      “你想吃樱桃吗?”
老林没头没脑的一问,委实让小程莫名其糊涂,这和吃樱桃挨得上嘛。再说了这是什么季节,还想吃樱桃?想白毛吧!
        自从看见图上画的樱桃树,老林的脑海里一直盘旋着一大批樱桃树,可就是确定不了它的具体位置。这让老林很是犯难,甚至后悔没有把辖区的樱桃树做一个备案,在这关键的时候可以用上一用。
      “樱桃?早过时了。”小程一本正经,“这和樱桃有什么关系吗?”心想:林叔今天是想吃樱桃了,还是想找樱桃树?莫不是找到了樱桃树,就能找到答案?小程的心里还能画出很多的问号。
      “你在这三里五村,见到过有一棵大樱桃树吗?我是说在村子里见过吗?”老林歪了一下头,目的是躲过一只径直撞向他脸部的大蝴蝶。由于只是一歪头,身体没着动,骑车的重心没有跟着晃动,自行车骑得很稳。
      “没……有……,不过,好像是见过的,一时也想不起来。樱桃树……村子里的樱桃树多着呢,和这事有关吗?”小程拐了一下自行车的把子,又给拐了回来,为的是躲过一块大石头。
      “那么你在这附近见过一个山洞了吗?”老林放慢速度,让小程和他平行,为的是说话方便。
      “山洞倒是有一个,就是在石磊小队的东山上,是有一个,我太熟悉那里了。”小程这一次是肯定地说。见自己又落在老林后面有一个自行车的距离,就紧蹬了几下,赶了上来。一般地来说,小程是专捡路边有树荫的地儿骑的,为的是减少一点太阳的照射。每当进入一个树荫里,他的全身上下的外表就能享受一下瞬间的凉快;当一离开树荫,进入阳光里,他的露在外面的胳膊就像火烤的一样,他真的希望那树荫能把这条大道全部给盖住,也好让他骑自行车尽情地舒服一些。尽管有瞬间的凉爽,他的鬓角也还是流出了热汗,短袖衫的前后胸都被汗水溻湿了。
      “这个小东西,没少胡作非为,不然怎么知道那里有一个山洞?”老林心里怀疑着,嘴里却说,“现在,你就带我去那个山洞看看。”说着又慢蹬了几下,让小程超过他。表面上是让小程在前面引路,实际上他也是想学着小程,在间断的树荫里骑一会儿车,也好让自己能在瞬间里凉快一点儿。
      “林叔,那里有樱桃树吗?”小程回过头来说。这简直就是一句无用的废话,熟悉那里,怎么还问别人那里有没有樱桃树?
      “用词没错,逻辑上有错了。”老林像是在自言自语。
      “逻辑……逻辑……逻辑……是……有点不太对劲儿……哈!”小程在前面骑着车,大脑和车轮一样地转动着想:这话是有点岔头,所差的那点就是逻辑吗?他想得不太明白。
      “先找山洞,再找樱桃……。”老林将逻辑一经抛出就转变了话题。
        话还没说完,话题就让小程给抢去:
      “林叔,你是要找樱桃,还是要找樱桃树呀?”小程在前面传过来了笑声。他的表情,在后面的老林是看不到,没准他说完这句话在开心地做鬼脸呢。
      “什么樱桃,是樱桃树!我让你给绕糊涂了。”后面的老林,在享受着间断的树荫带来的瞬间的凉快的同时,感觉到小程可能找出了他语言上的毛病了。
      “那就跟我来吧。”小程底气十足,对他来说,那就是再去山洞里玩上一次。
        凸凹不平、宽窄不一的土石山间马路的叉路口处,小程拐向了山上。要知道,在这样的大热天里,上山坡骑着自行车,那是一件多么受罪的事情呀!带着一身汗渍,上坡一开始还能骑着走。一段崎岖颠簸之后,自行车不能骑了,二人只好下了车,把车子放躺在山坡上,锁好。小程从车把上摘下包,拎在手里,走在前面,老林东张西望地跟在后面。
    既然放弃了自行车,就不用在那所为的“路”上走了,干脆就捡直线往山上攀登。大凡山的脚下都不是很陡峭,却是坑坑洼洼的,让人不能正常的迈开步子。不是这儿凸起了一个大石头,就是那里有一个凹下去的坑。躲过了坑和石头,就有荆棘死乞白赖地刮住你的裤角;再不就有石头或者凸起的树根莫名其妙地硌了你的脚。总之,他们二人累得上气不接下气,整个短袖衫的前襟和后背几乎都被汗水溻湿,紧紧地贴在前胸和后背。倘若有一阵哪怕是极微小的风儿吹来,都会感觉到汗衫紧贴身体,给前胸和后背带来暂时的凉爽。可惜那惬意的风小得可怜,也少得可怜。
        小程年青,腿脚也快,兴致上来的时候就忘了热。攀到山顶,就跳到一块凸起的大岩石上,回过头来看着正在慢慢地蠕动的老林,喊道:
      “林叔,你累了吧?”
      “小家伙也还有点人情世故。”老林心里想着,一边吐着粗气,一边用手摸去脸上的汗,说:
      “上了岁数的人,不中用了。”
   “林叔,我觉得你年青着呢!和你一起出任务,就觉得你和我一样的年青。”看着渐渐爬上来的老林,小程用手抹了一把额前的汗,又甩甩手,把汗从手上甩掉。这话很实际,老林在小程的面前有时也表现出了些童心来。
     “你也学着说让人高兴的话,也不犯语法错误?”老林依然喘着粗气,流着汗,说话间,就爬到山顶,来到了小程的面前。
小程一只手拎着包,另一只手指着后坡的山坳深处,说:
      “看!那边山坳深处,就是我说的那个山洞。”
        老林继续喘着粗气,抹着脸上的汗,顺着小程手指的方向,看到山下的深谷伸向大山的远处,拐了一个弯后不见了。
        老林脑海里一直飘荡着那张图,图上的铅笔和油笔所画的线,在他的脑海里直打转。
     “那个弯拐进去,再走十分钟的路,就到了。”
      “‘走’十分钟倒好说,可是‘路’怎么说呀?”老林累得通红的脸上,显出一本正经的表情来。
      “哈哈,林叔,又让你捡着漏了。这是用词错误,不是语法错误。”说完,跳下岩石,又是几跳,就跳下谷底了。
        岩石旁边的老林也学着小程的样子往谷底跳,但是他跳得既慢,又笨。总体来说,老林下山姿态的灵敏程度可以和体态臃肿的母猪一比高下,尽管老林的体态并不像母猪那样的臃肿。
        小程也不抬头,自顾地看着那些错落无章的杂草,企图要找到一个脚印来。在小程的潜意识里,现在就进入了真正的侦察阶段了,因为白胡子的图上有一个山沟。然而,小程什么也没有找到。当老林笨得像母猪一样地来到谷底时,小程就停止了他的勘察,两个人继续往山谷的深处颠簸地走去。
当空的骄阳把山谷烘烤得像一个蒸笼,多么希望有一丝哪怕是极微小的凉风吹进来呀,然而,整个山谷烤得二人直冒油汗,哪里还有什么小风呀!山谷里的野草,被火辣辣的太阳烘烤得垂头丧气,浓一块浅一块散乱地布置在峡谷里;藏在矮矮的酸枣棘里的蝈蝈,竟自唱着它动情的歌;突然一只野兔在脚下窜了出去,当你定睛看时,已经消失在远方。
        两个人心里装着事,无暇顾及山中的景色,他们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他们的脚步将躲藏在草丛中的蚂蚱,惊吓得蹦起来,落下去;再蹦起来,再落下去。直至落到很远的自以为安全的地方,便不再蹦了。它们的跳动,无形中给这千古的山坳增添了生气。
      “看!就是这里。”小程得意地指着远处依稀可见的洞口说。
        这个洞,其实老林是知道的。试想,一个老侦察员对自己业务辖区内特殊的地形,能不了解吗?
        洞口约一米宽,不是很高,人进去要低下头。生命力极强的野草,跟随着阳光,努力地把自己的领地推向洞里,但也就是推到一米深一点的地方就停止了,因为阳光也只能照射得那么深。
        “……忘了……忘了……。”望着黑黑的洞内,小程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儿,一副又失望、又懊悔的样子,大有掉在地上的一块黄金没有捡起来,想捡的时候,又让别人给捡走了一样的后悔。
        “怎么,是不是又落了一件什么东西没有拿来?”老林诡秘地眯起了狡狤双眼,盯住小程,手慢慢地伸向右面的裤兜里。
        “嗨,我说林叔,怎么又让你给猜着了?”小程的双眼紧盯着老林的右手,假想林叔能改写他的失望和懊悔。十次有九次,和林叔一同出任务,林叔都能恰到好处地弥补他的疏漏。
        老林从裤兜里摸出一个装有二号电池的小型手电筒,魔术师一样改写了小程的情绪。
小程上前一步,疾手夺过那只小小的手电筒,惊喜地喊:
      “好精制呀,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小的玩意儿。”这一次轮到小程眯起了眼睛,学着老林一贯对他使用的狡狤的样子,盯住老林,说:“哪儿来的?”不无调皮、作弄之相。
        老林侧过身去,朝小程的屁股踢了一脚:
      “进去吧!”
        这一脚并没有踢到小程,他机灵地一转向,跳到洞口处,用那个小型手电筒向里面闪了几下。
      “等一等!”老林说,后悔没有带武器来,一旦遇到情况如何应付?就在旁边的树上折下两个树棍,递给小程一个,“给!探路好用,免得遇到蛇。”
    这个“蛇”字一出口,小程就像弹簧一样弹了起来,在离洞口三米多远的地方,落了下来。
      “在哪儿,在哪儿。”手里的包丢出老远,他对蛇有先天的惧怕性。 “林叔,求求你,别提那个字,好不好?我谢你了!”小程的脸黄黄的。
      “快把包捡回来,进去吧,有我呢。”看着小程被一个字吓得失魂的样子,老林开心极了。
      小程惊魂未定,小心翼翼地挪步,慢慢地捡起了包,好像包的下面有可能藏着一条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

精华

365

主题

1万

帖子

管理员

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如果你是马,这里就是草原
当代作家网1群:472487178   当代作家网2群:345916344   
当代作家网3群:298544556   当代作家网收藏群:30768811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ddzja.com ( 沪ICP备14013917号-6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