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当代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5|回复: 1

青椒馅水饺

[复制链接]

0

精华

18

主题

22

帖子

注册会员

Rank: 2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青椒馅水饺
下乡青年

(婚姻是爱的延续,在婚姻生活中,对爱的不同的表现方式,便会有不同的承受爱的方式。本文共4900字)
        ——恨!
       是青椒馅的味道!他就是在给我添堵!
       我本来是坐在柔软的双人床上,背靠着榆木质地的弧形的床头,沉浸在当下风靡校园的言情小说那缠缠绵绵的意境里,忘记了周围的世界。
       随着飘来一阵青椒馅水饺那说不出的味道,也飘进来他轻轻地呼唤:“吃饭了,园丁
       我从书本黏黏糊糊的气氛里回到眼前平静的现实中,怏怏地放下书,转一下屁股,站在涂了红色漆面的水泥地上,像举重运动员举起重物一样,举起酸麻的胳膊,伸着懒腰,打着哈欠,挪着碎步,向着餐桌。
       明媚的阳光透过洁净的窗户玻璃洒在木质的餐桌上,一片温馨。
       我看着桌子上两大盘水饺,想着里面那倒胃口的青椒馅,气就不打一处来。我忍了。
      “园丁同志,勇敢地品尝一口,没准是一个良好的开端。”他轻轻地说。像是幼儿园的小孩做错了事情,站在发怒的家长面前作检讨。
      我皱紧眉头,提起筷子,没等他说完,不情愿地一口温度适宜的凝聚着他半上午劳动的水饺。尽管不适应我的口味,也想试着咽下——为以后生活计。然而,一种不可言状的味道,迫使我勃然大怒
      “青椒!又是青椒馅!你家的菜地里只长青椒,难道菜市场里也只有青椒不成?!”
      “今天菜市场里没有……。”
      “没有什么!不知道我反感青椒馅吗?!只知道青椒,青椒!钻进青椒地里,和你的青椒过日子得了!”我不给他任何分辨的机会,尽管他的声音是轻轻地。
        我起身转向碗柜,他立马抽身从碗柜里拿出蛋糕,并给我倒了一杯开水,问我是否放糖。
        喊我来吃饭,已经破坏了小说给我营造的愉悦的心情,而况又是倒胃口的青椒馅!
        打那以后,我家的水饺就告别了青椒馅,转而是我最爱吃的茴香。
   想起他第一次吃茴香水饺那狼狈相至今仍然忍俊不禁要笑出声来。他捂住嘴,眉头皱得像沙皮犬,袋鼠一样跳到厨房的煤槽边:对着煤槽,虾米似的弯着腰……,但是,他吞下去了!
       我按捺不住内心的快乐。水饺是他包的,自作自受,又不是是我的恶作剧:
      “茴香,茴香,回味无穷地香。”
      “对,这是真理!”他咽下生平吃的第一口茴香水饺,认真地说。
       渐渐地他适应了茴香那强烈的刺激味道。
       我断然拒绝了青椒,他漠然接受了茴香。我的生活充满了阳光。
       光阴荏苒,转瞬间,我们的女儿出生,求学,就业,结婚,如今我的外孙已经五周岁了。我们也从自建的小土房子搬到了楼上。在这三十多年的时间里,我似乎以为,他已经忘记了地球上原来还有过青椒这种蔬菜。他似乎完全溶入了茴香的世界:盐,蒸,晒,炒,……,总之,我像是生活在茴香的海洋里。
      偶尔,他也有想起青椒的时候。我们有事外出就餐,往往会选择吃经济实惠的水饺。当店员告诉他青椒、茴香都有时,他就各点一盘;当没有青椒,只有茴香馅时,他会满脸高兴地点两盘茴香馅的;碰到有青椒而没有茴香时,他就拖着脚步换一家,直到让我能吃到茴香水饺为止。看着他津津有味地吃着和我一样的水饺,我会莫名其妙地产生一种征服者的满足感。但是,我能从他的目光后面查究到一种深深地失落,只有我——任何人都不可能查究到。我不能理解他嘴里吃着茴香水饺,心里想着青椒馅是怎样的一种感受,亦或此时他压根儿就没想过青椒馅。
   他患上通风病脚痛得他一瘸一瘸地在厨房里挪动着厨房不大,况且……还有一只好脚……。直到有一天他的两只脚都肿了,拄双拐都不能下地,我才拙笨地迈进陌生的厨房。
       下班回来的女儿两口子大大地赞扬紫菜蛋花汤的鲜美;他则称奇炒白菜如何清爽可口。我美美地享受着夸奖词——做一个合格的厨娘也不过如此可是,小外孙的一句话把我推进冰洞里:“姥姥,这紫菜蛋花汤真难喝呀。
      他做了腹部肿瘤切除手术。我不能想象他是怎样熬过那九次化疗的:他的手发麻、发抖,拿不起筷子,扣不上扣子,不敢触摸凉的东西,写的阿拉伯数字连他自己都不认识;他的脚趾像木棍似的插在脚掌和脚背之间,走在柔软的地毯上,像是踏在鹅卵石上一样难受……。他的精神却非常好,像没事儿人一样。
      幼年的艰苦和知青时的劳作铸就了他非凡的意志!
      做一个厨娘,我责无旁贷!
      我渐渐地适应了厨房的事物;他的手脚也渐渐地有了好转;最可喜的是小外孙也渐渐地爱上了我做的紫菜蛋花汤。
      在家里,我浑然不知,我可能是一个脾气糟糕透顶的女人。我可以凭借任何一件事情发出冲天的怒气:窗户玻璃外面有一只苍蝇,发财树的叶子长的方向不对,鱼缸里的金鱼游动的姿势不好看……等等,都是我借以喷发无名怒火的现成素材。只要发了火,我就心情舒畅,阳光灿烂。
   记得有一次中午下班回来,我买了一人份的羊汤和馒头——他中午通常是不回来的。我上了五楼,门居然开了。门缝闪处,亮出一片灿烂的春天,一只殷勤的手接过我那单调的午餐。当我看到他把几滴羊汤溅到桌子上时,我立刻暴跳如雷:
      “一个大活人,还能把汤给洒了,白活这么多年了!干脆对着墙面撞上去得了!你这样活着有意义吗?!要知道中午你在家,我就不回来了!看到你,我就不恶心别人!中国人的婚姻都是怎么凑合的!……”我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才能排解我心头之愤恨、之怒火、之怨气!但,心情舒畅。
   在我的怒火里,他推了推黑边眼镜,轻轻地说:我的论文发表了,领导奖励我时间。——我才不管他在说什么,自顾地喷射我的怒,连珠炮似的骂着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编排出来的词句。
       看着我的怒火越烧越旺,听着我的骂词越来越丰富多彩,他轻轻地、轻轻地说:园丁同志,你慢点,给我一个句号。不,逗号也行。
   不是因为他的说辞降低了我的声音——我累了。他说:园丁同志,我做好饭,等了四十多分钟,才看到你回来。你的火发的实在不应该,为人师表,不能这样容易激动。国家需要和谐的社会,我们也应该有一个和谐的家庭才对。我对他的说辞没有好气地反驳了一通,还裹挟着我那独特地骂。我累了,停止喷发怒火,准备吃饭。他继续说:我不会评判你发火的原因,你可以把刚才发生的情形表述给你的同事们听,看看他们是怎么对待这件事情。发脾气是会伤身体的……。
      他再说什么,我也不知道了。亦或他压根儿就没有继续说——我才不管他说或者不说。总之,这是他针对我喷射怒火时话说得最多的一次。
      我的锋锐的矛像是刺在一团松软的棉花堆里。
      前几天,我在冰箱抽屉里拿出两个鸡蛋,抽屉却怎么也关不进去。他慢慢地拖着像是踏着鹅卵石的脚,移到我的身后,轻轻地说:
    “让我来试试——。”
    “怎么,你的手不怕凉了吗!好哇,你试吧!一个大工程师,试不好一个冰箱抽屉,还有脸见人吗?你多能耐呀,连冰箱抽屉都能试!说完,简直就是鲜花盛开。
      一转身,冰箱的门已然稳稳地关好了。
我家的天花板任凭我的怒火给冲破,也没有人敢顺着我、逆着我放出一个屁来。倒是我的小外孙煎熬在我的怒火里喃喃了一句:“……对有病的人……不能这样说话。”事后我在想,他是一个还在上幼儿园的小孩吗?总之,我行我素,我的情绪依然故我。
       他一向温顺、体贴、任劳任怨,居然有一次真的发了脾气。惊起我的神经,一直都绷得紧紧。
       那是一个卖蔬菜苗的自由市场,熙熙攘攘的人群,接踵比肩。
       他蹲在一个摊位前,伸手捡了几棵带有烂泥坨的辣椒苗。我断定他是要栽种在泡沫箱里,放到窗台上。当即怒火中烧,随口吼道:
      “怎么,你想把家里变成辣椒地不成!你给我添的堵还少吗?”
       我是对着他蹲在地上的后脑勺吼的。定睛看时,周围的人群射来异样的目光,犹如铜墙铁壁似的罩住我,好像我是外星人,幸亏人间有缝,我挤了出去。
        汽车里,他脸似冰川,攥住方向盘,揪紧眉头,凝视前方,也不发动引擎。突然转向我,说:
      “你是一个有知识的人,塑造灵魂的人,怎么在生活中放肆地连做人的底线都没有!在家里,你肆无忌惮,专横跋扈。家,是你的私有天地,我可以充耳不闻、视若无睹。在孩子们面前,你不把我当回事;在孙辈面前,你不把我当回事;在老人面前,也还不把我当回事也就罢了!”他的声音在递增式的升高。“这可是大庭广众之下,你还这样自私狂妄地目中无人,你还配人字的一撇一捺吗?”他在怒吼,天窗就要炸开了。透过黑边眼镜射出蓝色的光,刺得我六神无主。对于自从认识他以来,第一次的变态,我却不知所措,竟说不出一个字来,任凭他吼出火箭炮似的愤恨。“我是谁?我是你的丈夫!是你挑选出来的人!是要和你相伴终生的人!是和你有同等人格的人!不是你的出气筒、不是你的玩偶!我即便是你雇佣的司机,你也应该客客气气地把他当人对待!而况我是家里的户主!你还塑造别人的灵魂,你的灵魂哪去了?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他喘着粗气,不在怒吼,却冰川依旧。
       我自始至终发不出声来。我做错了什么?不就是一句话嘛,值得得他暴跳如雷?他素来都是忍让、退却,用棉花团抵挡我矛。          今天是怎么了?很长时间,我都在琢磨他暴怒的原因。
   二百公里外老家的供暖部门打来电话,说冬季来临,最近要给暖气加水加压,希望家里留人,防止意外事故发生。他坚持要回去。可是,你的手、你的脚……。他说一日三餐可以到饭店里吃。我说:
     “那一定要捡你爱吃……的点。”“青椒馅”已成为三十多年前的历史,我坚决不说出口来,那是最让我倒胃口的三个字。
   在孩子还小的时候,他经常出差,不论走一星期,还是一个月,我和女儿在家也很充实。可是……。
       一直到星期五的晚上,坐在电视机前仍然觉得百无聊赖,六神无主,心里空落落的。就像乘风破浪的舵手失去了大海;就像春种秋收的农民失去了田地;就像早出晚归的樵夫失去了山林;就像声音圆润的播音员失去了听众一样。
       结婚以来,我第一次觉得有一种不可形容的莫名其妙的孤独感,萦绕在我的心头,让我烦恼,让我焦躁,让我寂寞而单调。
   小外孙郑重地提议“明天我们回老家看姥爷吧,我好久没听姥爷讲故事了。
   我“突”地从沙发上蹿起来,举起双手表示赞同。只是小外孙“好久”我不敢苟同——还不到一个星期呢。我不知道此时女儿两口子是什么表情,只知道他们也应和儿子的提议。
       第二天,快到老家的小区时,小外孙用我的手机接通了他的电话。他的电话号据说是贵宾级的靓号——就是重叠好记的号。
   我猛然听到电话里:“我吃青椒馅水饺。”时隔三十多年,他还是念念不忘他的青椒馅!他的手不能包……在超市里买的……也未可知——他竟然在吃青椒馅水饺!
     “忘告诉姥爷,我们回来了。”小外孙扣上电话后,懊恼地说,却打断了我的思绪。
     “到家了,姥爷就知道我们回来了。”
       门开了,他惊讶地瞪着我们,说不出一句话来。小外孙张开翅膀向他飞去,他那花甲之年像深秋的原野一样沧桑的脸庞,绽出春天的烂漫——他们拥抱了。那一脸沧桑的烂漫,让我想起多少年前的那个中午,在五楼上开门的一刹那。
   他坐在皮墩上(沙发已经搬走了),把写字台前的椅子挪在面前权当饭桌。饭桌上放着手机,一小碟辣酱,一盘蒸熟的青椒片。他手里拿着吃到一半的玉米面饼子。
       电视机里传来动物世界那雄浑的男中音解说,画面是北极熊在寻找食物。
       ——分明是在吃青椒片嘛!
       我突然觉得,我几十年来都以为聪明的不得了的大脑,今天居然这么狭小,竟装不下我那不可名状的、五味杂陈的思绪:我是不是太自私,或者近于残酷!三十多年,我无情的剥夺了他对美食的选择,他却念念不忘,只是当着我的面尽量不表露出来而已。我还傻傻地以为在饮食上,我是成功的征服者。我的内心隐隐作痛。看着椅子上的青椒片,一种沉痛的负疚感油然而生,鼻子发酸,眼眶发热,为了不让孩子们看到我的窘相,我扭到厨房里。灶台上赫然放着一束洗的干干净净的茴香!旁边是一双厚厚的长筒橡胶手套,蓝色的,像大海一样的蓝,是他最喜欢的颜色。
       看着那束静静地躺着的茴香,揉了揉圈。听到女儿两口子在客厅里提议去饭店吃一顿吧我们全家好久没吃饭店了
       又是一个好久!我女儿的儿子的好久是不到一个星期;我女儿的好久是不到两个星期——分明一个星期前,我们才吃过饭店;我呢,我的好久是多长?是三十多年吗?……还是……?
      “不!”不知是那支细胞给我鼓起的勇气,一步跨出厨房,斩钉截铁地说,“我去超市!”
       小外孙一下从他姥爷的怀里跳了出来,攥住我的手。
       在超市里,我努力地回想他三十多年前买的青椒:黑绿黝黝的,表面光光的,肉质厚厚的。我买了一袋提在手里。
   称五花肉的店员说:“要铰成肉馅吗?青椒馅水饺味道鲜美。
     “不!我要亲手剁!”他从来都是亲手剁肉馅。
     “姥姥,你要包青椒馅水饺给姥爷吃吗?”
    “是的,姥爷和我们以后每天都要吃青椒馅水饺!”
    “姥爷不用吃青椒片了!姥姥,青椒馅水饺辣吗?
    “不辣。”
    “姥姥爱吃吗?
       ——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

精华

365

主题

1万

帖子

管理员

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如果你是马,这里就是草原
当代作家网1群:472487178   当代作家网2群:345916344   
当代作家网3群:298544556   当代作家网收藏群:30768811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ddzja.com ( 沪ICP备14013917号-6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Comsenz Inc.